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资料学术资料
【馆长讲堂】:爱和卫和考郎兀卫的位置问题
来源:瑷珲历史陈列馆作者:瑷珲馆网宣发布时间:2017-7-13 10:13:15


【馆长讲堂】爱和卫和考郎兀卫的位置问题

   

    明代奴儿干都司下辖的三百八十四卫中,包括爱和卫和考郎兀卫。有人认为爱和卫和考郎兀卫在瑷珲地区,也有人考证此二卫与瑷珲相去甚远。不管这二卫是否确实治于瑷珲地区,既然有这种说法,就不妨将这两个卫的位置问题归于瑷珲史研究中,将各家证论排列出来,肯定是者,否定非者,辨明正误,以免谬论再传于瑷珲史著中。



爱和卫的位置问题

爱和卫之爱和,也作爱河爱哈。《明太宗实录》卷六五记载:永乐七年(1409年)八月甲寅“爱和河站女真野人头目塔讷等未朝,设爱和、把河二卫,命乞塔讷为指挥千百户。”由此可知爱和卫的设治时间,但爱和卫治在何处,史料籍没有明确记载,后世史家便产生了不同的意见。

1.在今辽宁凤城东北。

乾隆《钦定满洲源流考》称:爱哈卫旧讹爱和,又作爱河,今改正。永乐七年八月置。考《黄舆全图》,凤凰城东北爱哈边门外有爱哈必喇及爱哈和屯,即爱河也。

初看《满洲源流考》的撰者们所做的考证:既有爱哈边门,又有爱哈河,还有爱哈和屯。爱和卫位此无疑。实则这个考证结论是错误的。明代在永乐七年(1409年)设置奴儿干都司前,首先在东北设置了辽东都司。洪武四年(1371年)明开始在辽东地区设置政权机构。同年七月,设定辽都卫指挥司于辽阳城,总辖辽东诸卫。洪武八年(1375年)十月,定辽都卫指挥司改称辽东都指挥使司,简称辽东都司。辽东都司下设二十五卫,后增二州。辖境东起鸭绿江,西抵山海关,南至旅顺口,北达开原城。二十五卫中有定辽右卫,洪武六年始设于辽阳城,后迁凤凰城堡。凤凰城东北有爱河(即《满洲原流考》所称的爱和河),爱河当归定辽右卫管辖,在辽东都司境,不属于奴儿干都司辖地。所以,称奴儿干都司的爱和卫在凤城地区是错误的。

2.在精奇里江口附近。

1979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历史的见证》一书中,有《瑷珲——抗俄斗争的历史名城》一文称:十五世纪初,明朝政府在精奇里江口附近设立了爱和卫。”1979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黑龙江古代文物》一书《古城瑷珲》一文亦用此说。1981年《黑河学刊》编辑部编《瑷珲历史论文集》载《元明时代在黑河地区及毗邻地域的城站和卫所》一文则进一步认定清旧瑷珲城址即曾是明爱和卫的所在地。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黑河历史》亦沿用类似的说法。这些文章都没有说明其说根据何在。笔者分析,其根据无非是精奇里江口附近有爱浑河,以卫因河而名的原则判定爱和卫在瑷珲一带。但明永乐七年(1409年)时这条河是不是称爱和河,很不好说。简单地以爱浑河之名来断定爱和卫在瑷珲地区是缺乏说服力的。

3.在今图们江上游阿也苦河流域。

这是日人和田清在《明初满洲之经略》一文中考证爱和卫位置的结论。扬旸《明代奴儿干都司及其卫所研究》一书从和田氏说。但没有对和田说详加介绍,笔者尚未见到和田氏的文章。不过从《满洲源流考》卷十五·山川二·爱呼河条的记载可知,阿也苦河即是爱呼河。此河在《明一统志》中是有记载的,爱和卫位于阿也苦河流域说当有所本,应是可以相信的。而将爱和卫的位置定在瑷珲地区则属不妥了。

考郎兀卫的位置问题

   《瑷珲——抗俄斗争的历史名城》、《古城瑷珲》及《黑河历史》均称,考郎兀卫在黑龙江西岸约距黑龙江、精奇里江交汇口50余里处,实即言之在新瑷珲。文章同样都没有说明其说法的来源。笔者分析,此说可能源于何秋涛对方式济《龙沙纪略》关于艾浑城所作的案语。《龙沙纪略》云:艾浑……镇城在黑龙江西岸。江之东有旧艾浑城,相传元黑龙卫也。何秋涛对此案称:元时无卫所之制,惟明永乐初仿唐羁縻州,议立卫所空名……其中有哈喇乌苏卫,蒙古语哈喇乌苏,黑水也。旧讹考郎兀,今译改。《明实录》:永乐五年,黑龙江等处部人珠隶瑚什祜等来朝,因置哈喇乌苏、乌苏哩二卫。当即此地,方式济误记卫名,且误明为元耳。何秋涛证方式济之误,实际他自己也搞错了。考郎兀卫并非哈喇乌苏之讹,哈喇乌苏也不在瑷珲。考郎兀卫更不在瑷珲。据何秋涛的错误论证来确定考郎兀卫的位置,自然是得不出正确结论的。

考郎兀卫的位置实际上在黑龙江与松花江交汇处东部的额图古城。清末东北历史地理学家曹廷杰曾对考郎兀古城遗址进行过考查,以后的史家也多比较一致地认定考郎兀卫即在后来的额图古城。谭其骧等《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考郎兀卫条和扬旸《明代奴儿干都司及其卫所研究》考郎兀卫条对此论述尤详,可以参见。


——陈会学.1989年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