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资料学术资料
【馆长讲堂】:额苏里城的位置问题
来源:瑷珲历史陈列馆作者:瑷珲馆网宣发布时间:2017-7-13 10:21:55


馆长讲堂:额苏里城的位置问题


额苏里是清初黑龙江地区一个比较著名的达斡尔人城寨,向清廷贡纳貂皮等物,归清政府管辖。十七世纪中叶,沙俄侵扰黑龙江流域,达斡尔人内迁,额苏里成为废城。十七世纪八十年代,清政府着手东北边防,康熙皇帝决定清除黑龙江上游雅克萨俄患,遂命萨布素等于1683年率兵至额苏里等地重建木城准备抗俄。额苏里由此成为清军攻克雅克萨的重要后方基地。

这样一个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城寨,其地理位置在各种有关史籍中却缺乏明确的记载。《清太宗实录》记载了黑龙江地方额苏里屯向清政府贡纳貂皮等事,却没有更确切说明额苏里的位置。《清圣祖实录》涉及额苏里位置的记载也只有如下两条:尔等还时,须详视黑龙江至额苏里舟行水路”“勘得黑龙江、呼玛尔之间额苏里地方可以藏船,且有田垄旧迹。据此仅知额苏里近黑龙江岸,在瑷珲与呼玛之间。方式济《龙沙纪略》载,黑龙江至额苏里与精奇里江合,又载精奇里江至额苏里与黑龙江合,由此可理解为额苏里在黑龙江与精奇里江交汇处附近;《盛京通志》载,额苏里在黑龙江西北八十余里;西清《黑龙江外记》称,额苏里在黑龙江城西北整八十里处。何秋涛《朔方备乘》载称:额苏里在黑龙江城东北四百十里,又称在黑龙江城西北八十余里;《黑龙江志稿》则称额苏里地在瑷珲北,江东岸,距瑷珲百余里。关于额苏里城地理位置的记载是如此模糊歧异,这也就引出了后世史家对额苏里城位置的不同说法。


 1974年苏联出版的格··麦利霍夫《满洲人在东北》一书,将额苏里屯标注在今黑河市的位置上。麦氏没有说明他如此标注的根据,不过可以推断,他很可能是转据《龙沙纪略》的记载而作此标注的。这一标注是错误的。



    1978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历史的见证》一书中,《清代通往瑷珲的驿站》一文在注释额苏里城的位置时写道:在黑龙江城西北八十余里,精奇里江口附近。作者没有说明其说法的根据何在,可能是分别据《盛京通志》等有关:八十余里的记载和《龙沙纪略》的记载而言的。文章作者没有着意研究这一问题,文中所做注释是很不确切的了。



祁学俊在1982年第2期《黑河社联通讯》首次发表的《额苏里城址考》一文中,论定额苏里城在今黑河市法别拉屯对个,黑龙江左岸苏联境内伊格纳提耶夫卡附近。文章以如额苏里在黑龙江城东北四百十里则不在瑷珲与呼玛之间的事实排除了《朔方备乘》的四百十里说;又以精奇里江口距瑷珲并无八十里,只有六十里的实际,排除了额苏里在精奇里江附近的模糊记载。从而在八十余里百余里内寻求额苏里城遗址。苏联诺维科夫·达斡尔斯基《古代黑龙江沿岸地区》一文恰好在上述里距内提示了一处中国古城,即伊格纳提耶夫卡附近的达斡尔故城。该城去黑龙江岸五六十米,城区面积三千九百平方米。内部场地是不规则的四方形,面积为九百平方步。各个角落有塔楼的遗迹。城址环汇两道壕沟和两层土墙。城址东、南、西三面都有村落遗址。这一古城遗址正好符合前述文献资料的有关记载,因此文章认为伊格纳提耶夫卡附近、距新瑷珲约一百零四华里、距江东瑷珲九十二华里的古城址便是额苏里故城所在地。1984年出版的《瑷珲历史论文集》收入了这篇文章,1986年出版的《瑷珲县志》在收入此文时,作者做了一些改动,但并未改变其原来的结论。1989年出版的《黑河历史》沿用此说也称额苏里位于伊格纳提耶夫卡附近。《额苏里城址考》一文虽对各种有关史料作了比较精密的分析辩证,但因没有利用清代有关地图的限制,其定位结论并不正确。

1979年《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央民族学院编辑组编印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东北地区资料汇编》,和据此书修订,1988年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额苏里条考定,额苏里在今苏境谢尔盖耶夫卡稍南,即今黑河市法别拉以上四五十里白石砬子隔江对岸。《图集释文》是据《盛京通志》西北八十余里的记载,和乾隆《盛京、吉林、黑龙江等处标注战迹舆图》及道光朝屠寄《黑龙江舆地图》的标注,并结合前揭达斡尔斯基《古代黑龙江沿岸地区》关于谢尔盖耶夫卡古城址的资料而作此定位结论的。《战迹图》将额苏里标注在黑龙江东岸,精奇里江稍西。屠寄图将额苏里故城标注在额苏里河下、谢汞盖耶夫卡稍南处。《古代黑龙江沿岸地区》提供的资料则是:谢尔盖耶夫卡第一、第二古城址距黑龙江岸十至十二米,面积分别为二千五百平方米和四千二百二十五平方米,有城墙和壕沟。第三古城址,有城角塔楼和三道壕沟的遗迹。第四城址亦有城角塔楼和壕沟的遗迹。在几个城址都发现了其它很多古遗物。《图集释文》将这几方面资料综合起来认定:额苏里城位于今谢尔盖耶夫卡稍南。

尽管《释文》的解释还会使人产生疑问,其定位结论却是正确的。《盛京通志》记额苏里在黑龙江城西北八十余里的里距,与瑷珲到谢尔盖耶夫卡的实际距离不相符合。以八十余里的里距来寻求额苏里城的位置,额苏里不应在谢尔盖耶夫卡,而正当在伊格纳提夫卡或更近于瑷珲的地点。查看《战迹图》对额苏里的标注也较近于精奇里江口,该图上的额苏里似也应在今伊格纳提耶夫卡附近。这是否可以证实伊格纳提耶夫卡说的正确,和晚期的屠寄图标注的错误呢?并非如此。八十余里的里数不过是当时测度不精和测量尺度与今日有异的结果。这个数据与实际距离有差是可以理解的。《战迹图》的山川城名等虽是经实地踏察后标注的,其基本图形却不标准。屠寄图黑龙江以东被俄人占领部分未经实测,是参考前代地图重绘的。清代最早的实测地图是康熙《皇舆全览图》,其准确性是较为可靠的。乾隆《皇舆全览图》是在康熙《全览图》基础上补绘新疆等部分图幅而成的。康乾以后的地图直到民国地图,基本上都是根据康乾全图绘制的,特别是以后各图中的黑龙江左岸部分。康乾《全览图》在黑龙江左岸、精奇里江口以上也标有厄苏里必拉哈河,即额苏里河。将康熙《全览图》额苏里河的位置与以后各图(包括屠寄图)额苏里河的位置相对照,各图额苏里河的位置看上去多少有些差异。但实际上各图额苏里河的位置是一致的,之所以出现差异现象不过是因有的图形不准和各图的比例尺不同的缘故。屠寄图对额苏里河和额苏里城的标注是十分精确、明白无误的。将额苏里故城定位于谢尔盖耶夫卡稍南是确切的。


——陈会学.1992年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