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资料学术资料
【馆长讲堂】满洲始祖神话研究综述(五)
来源:瑷珲历史陈列馆作者:瑷珲馆网宣发布时间:2017-8-26 13:51:05

【馆长讲堂】满洲始祖神话研究综述(五)


      天女生布库里雍顺创满洲的神话在满族民间广泛流传,清朝历代官私著作再再述载。这一神话涉及到满族和清朝兴起史上的许多重大问题。自本世纪初期而至于今,中外学者以不同的着眼点对这则神话进行了多方探讨,笔者试将这些已有的研究成果作一综述,以便于学术界对此神话再做进一步的综合研究。



当时鸿浩肇称,实本诸此。乾隆皇帝如是说,后世史家则有更多的推测,细分起来不下十几种,大体说来可分四类:

      一类,即如《满洲源流考》所说源出佛名曼珠师利之“曼珠”。如清末汪荣宝称:满洲之名称,义出佛教,音近曼珠,妙吉祥之义,号曰满洲即取之此。今汉字作满洲,盖因洲近地名,假借用之,实则部族而非地名,无疑也。章太炎作《与弟子吴承仕论满洲旧事书》、《清建国别记》(见《华国月刊》第2、3期)亦持 类似说法。对于此说曾有多人提出批评。如郑天挺《清代皇室之氏族与血系》(《探微集》)一文中谓,清初西藏献书于清廷,概称“天下含生共戴满主西天大主”或作“天下含生共戴满洲西土大主”,此与乾隆所述不符,满洲非由曼珠而来。近年干志耿、孙秀仁著《黑龙江古代民族史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出版)一书中认为在前朝文献和清代文献中,“满珠”一词的记载早于佛教传入后之“满珠”。另有许多文章也都认为满洲名称的出现早于西藏献书,满洲名称非出佛名。

      二类,认为满洲之称出于地名,其中又有“建州”说与“蔓遮”说两种。付斯年《东北史纲》卷首称:最初本《太祖实录》以满洲、建州为一名,而以建州为汉语之误。建州地名,最迟唐朝渤海国已有之。两字若为一词,只能满洲为建州之讹音,决不能建州为满洲之误字。清室造满洲一词则为迁就建州一词。近薛虹发表的《<旧满洲档>所记大清建号前国号》一文亦认为,满洲地方就是建州地方,满洲国号源自建州卫号,后来在《开皇帝实录》和《满洲实录》的“其国定号满洲”外加注“南朝误名建州”正是欲盖弥彰,其实等于说满洲即是原来的建州。1986年第2期《满族研究》发表的孙文良《满族发展史上的几个问题》一文中则认为,满洲名称可能是由申忠一《建州闻见录》一书中多处提到的“蔓遮”这一地名而来。

      三类,认为出于部族名。发如《满洲源流考》所称,由古肃慎之裔珠申改称满珠而来。二是陈捷先《说<满洲>》一文所说,如果溯其原始,话可能是由“婆猪”这个部族称号而来。三如傅朗云、杨旸《东北民族史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所称,由传说中之“九夷”之一的“满饰”(又名满节)演变而来。

      四类,认为出于尊称。孟森《满洲名义考》(可见《明清史论著集刊续编》,中华书局1986年出版)写道:隋唐时肃慎之裔勿吉渠帅呼为大莫佛满咄,,靺鞨时亦如此,莫佛,以女真语释之则为马法,满咄,即曼珠、满住、满洲,皆为尊称,满洲国号实由此来。萧一山《清代通史》说法亦是相同。黄彰健《满洲国号考》(《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37本)一文也写到:满洲一词,谓其由婆猪音变只能备为一说,稻叶谓满洲国号源于太祖尊称,其证据相当坚强,恐怕难以推翻。1981年第2期《南开史学》发表的王文郁《“满洲”族称的由来》一文人词意学方面解释说,“满洲”一词的满文均作m ujn,而这一满文准确的汉字对音应作“满住”,汉译应作“善射大王”或“箭杰”,现代汉语可作“射箭大王”或“神射手”、“神箭手”,亦认为“满洲”出于尊称。1981年第3期《学习与探索》发表的腾绍哉《试谈“满洲”一辞的源流》,1983年第3期《社会科学战线》发表的郑天挺遗作《从<清太祖武皇帝实录>看满族族源》等一些文章都从不同方面论证说“满洲”与“满住”、“马法”有关,当出于尊称。


——陈会学.《黑河学刊》1991年01期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