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资料学术资料
【馆长讲堂】满洲始祖神话研究综述(二)
来源:瑷珲历史陈列馆作者:瑷珲馆网宣发布时间:2017-8-5 14:13:31

【馆长讲堂】满洲始祖神话研究综述(二)


      天女生布库里雍顺创满洲的神话在满族民间广泛流传,清朝历代官私著作再再述载。这一神话涉及到满族和清朝兴起史上的许多重大问题。自本世纪初期而至于今,中外学者以不同的着眼点对这则神话进行了多方探讨,笔者试将这些已有的研究成果作一综述,以便于学术界对此神话再做进一步的综合研究。



2.近年民间流传的满洲始祖神话之搜集与整理:



      近年来,国内一些民间文学工作才深入满族群众之中,搜集并整理出了许多篇关于满洲始祖神话的异文。这些异文的搜集、整理与发表,无疑对始祖神话的研究大有裨益。兹将几篇异文简要介绍如下:


第一篇   天鹅仙女

      古传,天上有三个仙女觉得生活无聊,便去长白山天池游玩。三仙女变成三只美丽的天鹅飞到天池后又变作三个漂亮的姑娘,脱去衣服下池洗澡。有只金色的小鸟,嘴叨红果围着第三个仙女飞,三仙女仰脸观望小鸟时,红果恰好落入三仙女口中,仙女食而有孕,生下一男。仙女为男孩取名为“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随后,仙女做成一只桦皮小船,将男孩放在船上,把天池划开一道口子,小船顺流而下。三仙女变作天鹅起飞,男孩眼望天鹅,口呼“鹅娘”!满族称母亲为鹅娘由此而来。

      此篇原文载于1981年辽宁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满族民间故事选》一书。关世英讲述,董丹整理。文后没有注明流传地区和采录时间。据了解,关世英为吉林省永吉县乌拉街满族乡农民,他曾给多人讲过民间故事。他本人每次所讲的同一故事,内容多少都有不同,而此篇整理者在整理与发表时又加入了一些情节。


第二篇  布库里雍顺

      很古很古的时候,长白山密林深处有一人家,父母早亡,留下兄妹三人,长恩古伦、二正古伦、三佛古伦。大姐温柔,二姐有点野,老三天真活泼。三人靠采集、猎兽过活。一天,三人来到一圆池处洗澡,有只喜鹊衔一红果在佛古伦头上盘旋,红果掉下来落在佛古伦衣服上,佛古伦穿衣服时将红果含在口中准备给姐姐们看,性急的二姐过来一巴掌将红果打落佛古伦肚中,佛古伦因而有孕生下一男孩。孩子十多岁时,佛古伦给孩子起名叫布库里雍顺,这是因为她吃红果的地方在布库里山下。又因世间金子最贵重最纯正,孩子便姓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得知大山外面还有人家,便乘木筏沿白水河绕过九十九道弯,闯过九十九道滩,经过九十九天来到二江汇合处的一个部落,部落百十户人家内分三姓,经常战斗,布库里雍顺解除了战斗,被推为酋长,并于三姓建立了鄂多哩城,成为满族的祖先。清代,在圆池——布库里湖边竖起了“天女浴躬碑”表示不忘民族根本。

      此篇原文出处同于上篇,李桂荣讲述,肖辉、李万林整理。讲述人情况不明,文后亦未注明流传地方,从立“天女浴躬碑”的说法看,或是流传于敦化、安图一带吧。此篇原文较长,极富“人”的生活情趣,对三姐妹的性格有细致的刻画,对布库里雍顺的经历亦有详尽的描述。


第三篇  天女浴躬池

      传说,很久以前,天宫里有三天女,大姐恩库伦,二姐正库伦,三妹佛库伦。两个姐姐胆小怕事,佛库伦热心助人。天狼星曾向佛库伦求婚遭到拒绝。一日,三天女到长白山布训里山下的圆池洗澡,天狼星偷走了佛库伦的衣服。在等两姐姐送衣服来时,有一喜鹊衔一红果送给佛库伦,佛库伦吞果有孕,生了个男孩。佛库伦把男孩儿放到小木筏上说:“让额娘金子一般明亮纯洁的心做你的姓,你就姓爱新觉罗吧。你生在布库里山下,布库里雍顺就是你的名字。”说完将木筏向上一托,木筏漂到一个大山里,落到呼尔哈河上,又顺水流到鄂多哩城,布库里雍顺被城主收留,到十八岁时与城主之女完婚。适有三姓家族争当部落长互相残杀,已骚扰到额漠惠与赫什赫一带,逼近鄂多哩城。布库里雍顺平息了这场战争,被推为鄂多哩城贝勒。布库里雍顺统一各部后定族名为满洲,并回到长白山圆池处立了块“天女浴躬处”的石碑。

      此篇初发表于1982年出版的吉林民间文学丛书《百花点将台》,后经修改收入1984年上海文艺出版社《满族民间故事选》一书,伊化山、纪祥春口述,李果钩、刘忠义整理。流传于吉林省敦化县额穆乡一带。原文注呼尔哈河为今牡丹江;鄂多哩城遗址在今敦化;额漠惠在敦化额穆乡;赫什赫在敦化县黑石乡。



第四篇  三仙女

      长白山上有一眼石泉,天上的三位仙女每年都来此嬉戏。一天,仙女们在石泉下的水池里洗澡,有只喜鹊衔来只大桃扔到第三个仙女的衣服上,仙女看到桃子想:一个桃子三个人吃不够,等他俩走了我独自吃才好。仙女吃了校子,不能返回天宫,生了个男孩,男孩两个月就会说话了。仙女想:我怎么设法走了才好。这山上一个人也没有,我订个筐,装上孩子,让他顺流而下,死了就死了,能得救就得救吧。于是就这样作了。小孩顺水漂到三姓,渔人看到筐里有个男孩,说:“是满洲人吧?救了他。这就是满族人的远祖,大概是老罕王的太爷。过了三世,不知是谁生了老罕王,他的姓就是第三个仙女所告诉的”姓觉罗,称作爱新觉罗。”

      此篇原文载于1987年内蒙人民出版社出版,爱新觉罗·乌拉熙春编著的《满族古神话》一书,以满文、罗马字母转写、汉语直译、汉语注释,汉文意译形式发表,采录于黑龙江省富裕县友谊乡三家子屯,此屯满族原住吉林,传说均由长白山迁来。


第五篇  天女

      满族年头不少,得从老罕王讲起。不知哪年,长白山天池里有三个仙女洗澡,一个叫佛库伦,一个叫法库伦,一个叫正库伦。正洗澡,来只飞鸟,嘴含红杏,掉在佛库伦衣裳上,佛库伦吃下红杏有孕,生下个男孩,无夫而孕,也没法养活,就编了个小筐把小孩放里顺水漂到松阿哩下游,大伙抢这个孩子,最后叫长白山那边的人抢去了,以后如何养大的就说不清了。

      此篇原文为《老罕王的传说》中之第一节,载于《黑龙江民间文学》第13集,关永林讲述,马名超搜集整理。关永林祖籍长白山和医巫闾山交界一带,后迁至阿城。





      除以上五篇外,另有几篇类似的神话传说,这几篇类似的传说不过是都把布库里雍顺换成了老罕王努尔哈赤。如流传于黑龙江省宁安县的《罕王出世》;流传于吉林省永吉县乌拉街的《关于罕王进京的传说》等等。

      关于这几则民间神话传说的专门研究文章目前见于发表的有程迅的《满族始祖神话<三仙女>研究中的几个问题》(《黑龙江民族丛刊》1987年第3期);赵振才:《满族民间传说中的佛库伦》(《中国民间传说论文集》,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等极少的几篇。程迅的文章值得特别的重视,他提出:民间流传的三仙女神话多是由民众据清代官书的有关记载加工而成。对于上面介绍的几则神话的全面研究文章尚没有看到。


——陈会学.《黑河学刊》1991年01期






去顶部